买家“钱路”未卜 莱茵体育易主前路未知

2019-02-16 19:24:20

来源标题:买家“钱路”未卜 莱茵体育易主前路未知

  2月14日晚,莱茵体育发布公告,称控股股东莱茵达控股集团(下称“控股集团”)尚未收到交易对手范明科支付的股份转让价款,对方仍需一定的时间进行资金调度。

  回溯双方在20天前签署的《股份转让协议》,控股集团拟将其持有的3.74亿股公司股份(占公司总股本的29%),以13亿元的对价转让给自然人范明科,全部转让价款应于1月28日前支付完成。

  未能如期到账的钱款,给此次股权转让增添了些许“不确定性”。从“莱茵置业”到“莱茵体育”,“转道”体育产业逾三年的公司,如今站在即将迎来“新主”的当口,未来之路怎么走,亟待明晰。

  根据公告,此次股权交易将导致莱茵体育“易主”。交易完成后,范明科将成为莱茵体育第一大股东,控股集团则以18.7%的持股比例,退居公司二股东。另外,控股集团一致行动人高婧娜将继续持有公司6.16%的股份。

  协议中约定,受让方应在今年1月25日前向转让方指定账户支付第一期股份转让价款3亿元,并在1月28日前付清剩余10亿元。

  目前看来,买方范明科并没能如期履约。公司2月14日的最新披露中,此次交易事项仍处于“进行时”。对此,控股集团出具《告知函》解释称,“鉴于本次权益变动涉及资金规模较大,范明科先生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资金调度。”

  还在筹措资金的范明科,恐怕要抓紧时间了。根据协议对违约责任的规定,如发生逾期支付,则违约方除应向守约方继续履行付款义务以外,还要自逾期之日起(包括逾期日)至实际支付日止支付逾期利息。逾期利息的日利率为千分之一。如果逾期超过30日的,守约方则有权要求违约方另行支付应付未付款项金额10%的违约金,并有权要求后者继续履行或解除本协议。另外,任何一方因未履约而导致协议无法执行或擅自单方解除协议的,违约方应向守约方支付1亿元的违约金。

  这意味着,无论是拖延,还是“脱逃”,对于受让方范明科而言都有较高成本。事实上,范明科此次进入的价格也并不低,折算后每股均价为3.48元。若以莱茵体育最新收盘价3.09元/股计算,其很可能在接手后即面临超过1亿元的浮亏。

  欲斥资13亿入主,还愿承担不菲违约风险的范明科,何许人也?公告只用了只言片语来描述这位可能的“新主”:男,无其他国家或地区居留权,不属于“失信被执行人”。仅从名字来看,颇为知名的今麦郎面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范现国的“二公子”也叫“范明科”。

  从《股权转让协议》中对公司未来治理的规划看,范明科方希望“掌舵”公司的诉求不言而喻。

  双方商定,在股份过户完成后,上市公司董事会将由9名董事组成,其中3名为独立董事;监事会由3名监事组成;另设1名总经理及若干名副总经理、1名财务总监及1名董秘。其中,转让方控股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提名3名董事(其中1名为独立董事)、1名监事、1名副总经理及1名财务副总监。受让方范明科则有权提名6名董事(其中2名为独立董事)、1名监事及其他高级管理人员。

  简而言之,公司易主后,范明科一方将在莱茵体育的管理层中占据多数席位。对于莱茵体育而言,公司或再一次走到了发展方向的抉择路口。

  实际上,莱茵体育一直行进在转型路上。2015年8月,公司由“莱茵置业”更名为“莱茵体育”,宣布正式进军体育产业。从财务数据来看,莱茵体育转型并不顺利,2018年前三季度,公司实现营收6.55亿元,同比下降46.64%;扣非后净利润亏损2410.86万元,同比降幅达339.4%。

  大力布局体育产业近四年的莱茵体育,仍将房地产及能源业务作为其业绩的主要支柱。据公司2018年半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公司房地产销售实现营收3.59亿元,房地产租赁收入为3176万元,而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不过4.35亿元。